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在慈溪做人流哪里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16:21:2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在慈溪做人流哪里好,北仑人流医院那些好些,华美医院打胎怎么样,北仑人流妇科医院安全,慈溪人流价格表,北仑做人流去哪,奉化在做无痛人流要多少钱

原标题:以虫治虫 探秘“天敌昆虫工厂”

在位于北四环外的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内,有一座充满神秘感的“天敌昆虫工厂”,还有一群整天和虫子打交道的“科学怪人”。这座总面积达300余平方米的“工厂”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繁殖和复壮肿腿蜂和花绒寄甲,而他们也是害虫天牛的致命天敌。据统计,目前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已经实现了肿腿蜂、花绒寄甲两种优势天敌昆虫的规模化生产,并在11家市属公园进行了推广示范,累计释放肿腿蜂约1000万头,花绒寄甲约100万头,将天牛危害率降至5%以下,有效控制了公园蛀干害虫的发生和危害。

现场

一根试管繁育天敌昆虫上百头

记者在“天敌昆虫工厂”中看到,这里共有4间培养室和1间饲养室,每个房间约有20平方米,培养室里空调、加湿器、湿度仪等设备一应俱全,用于繁殖天敌昆虫的试管井井有条地摆放在实验平台上,试管中一条条天敌昆虫的幼虫充满活力地来回扭动着。

“这个试管中都是肿腿蜂幼虫,肿腿蜂的成虫只有三四毫米,别看它体量不大,却是害虫天牛的优势天敌”,市园林科研院园林植保研究所所长车少臣指着试管中正在繁育的幼虫告诉记者,“一根试管繁育的肿腿蜂数量最高可达上百头。繁育出来的肿腿蜂,在低温条件下能保存3个月以上。需要消灭害虫的时候,只要取出试管内的肿腿蜂,释放到植物的树干、树枝上就可以,它们会自己寻找天牛,并在其周围或天牛身体上产卵,卵孵化为幼虫后,从天牛身体上汲取营养,满足自己的生长需要。这样一来,就起到了消灭害虫的作用。”

记者在另外两间昆虫天敌接种室内看到,这里每个房间约有30平方米,分别用来培养天牛的天敌肿腿蜂和花绒寄甲。其中在肿腿蜂专门的接种室内,技术人员把面包虫放入试管以后,再把肿腿蜂放入试管,并将管口用棉花塞紧。此后肿腿蜂会在面包虫身上产卵,一头肿腿蜂的产卵数量可达到几十粒。大概一个月时间,卵便孵化成肿腿蜂幼虫,并靠吸食面包虫身上的营养直至生长为成虫。

据介绍,这个已经建成的“天敌昆虫工厂”目前可年生产肿腿蜂200万头、花绒寄甲成虫40万和卵100万。

原理

“以虫治虫”无污染更环保

据了解,天牛作为一种蛀干类害虫,被园林界喻为“不冒烟的火灾”,天牛的幼虫隐藏在树干内,生长时会蛀蚀树干和树枝,在悄无声息中吞噬树木,使树木长势衰弱,容易被风折断。受害严重时,甚至会导致整株树木死亡。而且由于天牛幼虫寄生在树干内部,从外表不易被发现,即便是化学药剂对于天牛幼虫的防治效果也并不突出,而通过生物防治手段,释放的天敌昆虫可以自动寻找到天牛幼虫,通过寄生达到消灭害虫的目的。

车少臣介绍说,像这种“以虫治虫”的园林绿地害虫生物防治技术,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污染、对害虫选择性强、对人及环境友好。

“与传统使用化学农药防治相比,生物防治利用自然界中的昆虫多样性及其之间的相互制约关系,通过在绿地内释放人工繁育的天敌昆虫等技术措施,把害虫数量控制在较低的水平,从而实现"有虫无灾"”,车少臣解释说,在城市绿地中采用“以虫治虫”、“保益控害”的生物防治方法,用环境友好型的“生物武器”替代和削减一大批高污染、高环境风险的化学农药,可以大大降低对城市环境、空气、土壤、水体的污染。

以小小的肿腿蜂为例,在消灭害虫方面,肿腿蜂对于害虫天牛的幼虫绝对是一种致命型“武器”。在公园进行释放时,科研人员只要将试管中的肿腿蜂成虫放到树枝和树干上,他们就会沿着天牛蛀食的虫道钻入,并自主寻找到天牛幼虫,将产卵管刺入天牛的幼虫体内并向其分泌蜂毒,使天牛幼虫呈麻痹状态,接下来肿腿蜂产卵于天牛幼虫的体表,肿腿蜂幼虫孵化后以天牛幼虫为食,从而达到控制天牛数量的目的。

而天牛的另一个天敌花绒寄甲则擅长将卵产在天牛幼虫的附近,待孵化后爬入天牛蛀道内寻找到天牛幼虫后,随即附着在天牛幼虫的节缝间,分泌毒素将天牛幼虫麻醉并寄生在其体内取食,一周左右可将天牛幼虫食尽。

远景

自然条件下试点繁育天敌

据车少臣透露,目前本市正在研究试点植物的合理配置,通过构建和谐的生态调控模式,使天敌昆虫在自然条件下就能生存繁育。据统计,园林绿地中天敌昆虫的种类十分丰富、种类众多,初步调查就有200种以上,而且多数天敌昆虫成虫通过取食植物花粉和花蜜补充营养,可显著延长其成虫寿命,促进生殖发育。如果通过在园林绿地中合理选择与应用植物,为天敌昆虫补充营养来源,对于提高天敌昆虫的生物防治效率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据悉,今年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专门立项研究“植物多样性的合理应用在园林害虫防治中起到的调控作用”,比如种植一片树木,容易发生某种害虫,就要考虑在其周边合理配置一些对天敌昆虫有保育功能的植物,使其在自然条件下就能够存活、繁衍,目前这项课题正处于研究阶段。

故事

不怕虫的女汉子

“在我们眼里,这些昆虫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从接种培育到最后养护释放到园林里,每一步都不容易”,市园林科研院园林植保研究所工程师仲丽是园林绿地害虫生物防治项目的元老级科研人员,也是车少臣口中“不怕虫子的女汉子”。从“天敌昆虫工厂”3年前还只是个雏形的时候,仲丽就开始和同事在条件简陋的实验室中对肿腿蜂和花绒寄甲的人工繁殖进行试验与研究。

“肿腿蜂和花绒寄甲的成虫都是靠寄生在天牛幼虫的体内汲取营养赖以生存的,我们在试验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天牛幼虫非常难获得,我们不可能把树干剖开从里面去抓天牛幼虫,只能用面包虫来替代”,让仲丽和同事非常挠头的是,市面上购买的面包虫幼虫根本达不到要求,“这些幼虫有的不化蛹,有的化蛹后很快就发黑死掉,最后我们决定直接买强壮的面包虫成虫,然后自己对他们进行繁育。”仲丽和同事想尽了办法为面包虫的生长繁殖提供好的条件,在面包虫的饲料中不仅有萝卜白菜,甚至连仲丽老家送来的山东大苹果也被加到了饲料里。为了让面包虫的幼虫表皮更加细嫩,便于肿腿蜂和花绒寄甲进行穿刺寄生,仲丽和同事还将化妆品里一些对于表皮有细嫩功效的成分也涂抹到面包虫幼虫的体表,“就像给这些幼虫敷个面膜一样,细嫩些更容易被寄生。”

解决了替代寄主的问题,对于如何能让肿腿蜂和花绒寄甲大量繁殖并且能够长期保存同样让仲丽绞尽了脑汁。像花绒寄甲,在半休眠的冷藏状态下还是要定期喂养饲料,以保证虫体的健康和质量,为了寻找既能提供能量又让花绒寄甲爱吃的饲料配方,仲丽将家里孩子的奶粉都用到了昆虫饲料的配方里进行试验,“不仅是奶粉,还有蜂蜜和各种维生素,一切能想到的有营养的物质都会小剂量配入饲料里”,从最初的成百上千到如今的一年繁殖花绒寄甲40万头,仲丽和同事为花绒寄甲配制的饲料以及一套成熟的繁育技术正在进行专利申请。

“从事我们这个项目的女工程师都是名副其实的女汉子”,作为项目的领头人,车少臣也常常被这些整天和虫子打交道的女工程师们所感动,“有时候我跟她们开玩笑说,她们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对虫子上心和细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最初实验室条件有限,防护和隔离设备更是简陋,一只肿腿蜂竟然夹裹在仲丽的外套里跟着她回了家,结果睡到后半夜仲丽被女儿哭着摇醒了,一看孩子的腿上大大小小被肿腿蜂咬了好几个又红又肿的大包,“真的挺心疼的,因为肿腿蜂有毒液,看到孩子身上肿成那样,心里还是挺难受的。”现在已经上幼儿园的女儿每到周末也会经常和仲丽一起到实验室,看着妈妈照顾这些天敌昆虫的幼虫,“前几天幼儿园里过母亲节,老师让孩子介绍自己的妈妈是做什么的,我家闺女当时脱口而出:"我妈妈是养虫子的"。”在仲丽看来,女儿的这个概括挺精辟,“养虫子真的也能养出感情,每到将自己繁育的肿腿蜂和花绒寄甲送到公园释放的时候,我都有种自己孩子要出嫁的感觉。希望我们这个项目将来面向全市重点绿地大规模推广,让这些天敌昆虫能够好好守护绿地林木的健康。”(记者 左颖 刘平摄)

作者:左颖 刘平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余姚人流的主要医院